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抗日地标之解放桥:万国桥上过 南渡“鬼门关”

2018-12-09 08:18:08
抗日地标之解放桥:万国桥上过 南渡“鬼门关” 天津北方网讯:1出天津火车站,蜿蜒流淌的海河上,有一座天津人尽皆知的名桥——解放桥,这座钢架大桥原名“万国桥”。

时光倒退个七八十年,那时的天津有“国中之国”的英、法、俄、美、德、日、意、奥、比等九国租界,正是这座桥北连当时的老龙头火车站,南通法、英、德租界,故得“万国桥”之名。

天津解放后,此桥才正式更名为“解放桥”。

如今,人们穿梭于解放桥上,殊不知脚下重叠的还有战火纷飞年月里一批国学大师的沉重脚印。

天津青年文史专家方博先生带着他的多年研究和数年来寻找到的资料,讲述了一些解放桥在抗日战争时期“亲历”过的血雨腥风,桥上虽没有战场里的浴血厮杀,却承载着国学大师们沉痛而悲忿的脚步,他们离开沦陷的北平,走过这座桥,南下去开拓新的阵地,继续培养年轻学子。

而在这场背井离乡中,万国桥成了他们经历中危险的一关,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只有过了万国桥,才算出了“鬼门关”…… 国学大师举家逃难 过桥才出鬼门关 1937年7月7日,北平城外的枪声犹如一道霹雳,划破了神州静谧的夜空。

日军的隆隆铁蹄打断了校园里琅琅的读书声。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的陈寅恪先生被这样的炮声完全打乱了生活。

陈寅恪出身名门,饱受国破家亡之恨,他的祖父陈宝箴曾任湖南巡抚,其父陈三立与谭嗣同等人并称为“维新四公子”。

北平沦陷后,久慕陈三立大名的日本人希望能请其出任伪职,多次派人前来游说,每次陈老先生都痛斥说客并将其逐出门去。

此后,老人家抑郁尤甚,又加久病缠身,绝食5日,虚弱而亡,享年85岁。

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陈寅恪将父亲遗体草草入殓。

谁料屋漏偏逢连夜雨,陈寅恪本来就高度近视,加上悲伤和气愤,致使视网膜剥离,导致右眼失明。

对于一位终日与书籍相伴的人来说,这样的打击实在沉痛。

因为看到父亲的骨气,陈寅恪坚决不在沦陷区教书,决定以残疾之身,冒风险离开北平。

其长女在《回忆我家逃难前后》中写道:“记得那天晚上,祖父灵前亲友离去后,父亲仍久久斜卧在走廊的藤躺椅上,表情严峻,一言不发……父亲就依靠他的左眼和母亲带着襁褓中的三妹和两个刚上小学的女孩,还有照顾三妹的王妈妈一起开始了逃难的历程。

” 陈寅恪夫人唐筼女士在《避寇拾零》中回想道:“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三日早,我们携三个小女及王妈等购得快车票出京。

幸车站汉奸检查不严,车行甚快。

天津东站,俗呼老龙头,出此也颇不易。

我们一家总侥幸平安出来,但几乎挤散。

我和寅恪各捉住一个女儿,王妈抱着才4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