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从许纯美到hold住姐台爆红怪咖各领风骚

2019-07-18 02:54: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许纯美到hold住姐 台爆红怪咖各领风骚三五天?

台海8月31日讯 (海峡导报林静娴燕子)hold住姐爆红两岸,今晚她做嘉宾的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就要播出,无数友表示“伸长脖子在等,好激动!”这就是一夕成名的滋味,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等着看她表演。hold住姐似乎再次证明,络时代的娱乐圈,正被“审丑”浪潮席卷。俊男靓女没人看了,搞怪、扮丑才是王道。于是大陆有了芙蓉姐姐、凤姐、小月月,台湾更有许纯美、慧慈、Tony陈以及如今的hold住姐。但这些人的爆红却是“速朽”的,在荧屏上热热闹闹一阵子之后,就消失不见。面对hold住姐,很多媒体再次发问:她能够红多久?导报采访了台湾知名综艺节目制作人沈玉琳,请他为读者盘点台湾娱乐圈那些爆红过的怪咖。

前途无量型“hold住姐”谢依霖

爆红程度:★★★★★生命周期:未知

大三女生谢依霖只因闲着没事上了一次“大学生了没”,就变成了红遍两岸的“hold住姐”。7分钟的夸张表演成功吸引友眼球,“整个场面我要hold住”、“一秒变格格”令人过耳难忘。采访、表演邀约纷至沓来,导报等了两天才约到专访。根据传言,hold住姐正在“被运作”上央视春晚。面对突如其来的成名,谢依霖倒是很hold得住。她告诉导报,hold住姐只是她创造的一个形象,娱乐圈的工作就当是在打工。至于未来,她说还在考虑中,如果不红了,那也无所谓。

点评:hold住姐拥有其他怪咖难以企及的优势:大学戏剧系科班出身。她因此得到综艺教父王伟忠的青睐,希望将其打造成为台湾的“戏剧女丑”。如此来看,“hold住姐”这个形象既短命又前途无量。短命,是因观众终将对“整个场面我要hold住”审美疲劳;前途无量,却是寄望她能在戏剧领域打开新天地。

话题女王型“上流美”许纯美

爆红程度:★★★★☆生命周期:两年

作为依靠爆料私生活制造舆论话题的许纯美,2003年、2004年间曾是与“人气天王”马英九并称的“人气天后”。“穿马蝎(靴)、喝咖灰(啡)”是许纯美对自己“上流生活”的经典概括。许纯美走红其实与台湾综艺节目的激烈竞争有关。先是吴宗宪找了长相丑陋的女孩如花来取悦观众,张菲就找来许纯美唱对台。蓝色睫毛膏、凤飞飞式的圆帽、满口台湾腔普通话……这是许纯美式的“上流时尚”,与今日hold住姐异曲同工。不过其自我爆料的勇气,却是hold住姐拍马也追不上的。

点评:当初并非沈玉琳主动签约许纯美,只是偶然有媒体问,沈说“不错,很有娱乐效果”,她就找上门来了。她上综艺节目的价码曾一路炒到18万新台币,但同样的话说久了,话题效果递减,即便不要钱人家也不请你了。许纯美在娱乐圈的轨迹,可谓“各领风骚三五天”的生动写照。

装疯卖傻型“自恋女”慧慈

爆红程度:★★★★生命周期:两年

慧慈是在知名制作人沈玉琳的节目《分手擂台》上红的,她说自己有脑膜炎,讲话音调永远在漂浮,一定要夹杂“YES”、“OK”、“OH,BA-BY”,爱翘着“莲花指”,总抱着一只眼睛的玩偶狗……慧慈红的时候,被台湾乐团苏打绿邀请,以3000元新台币4分钟的价格,在演唱会上担任演唱嘉宾,连庾澄庆都模仿她。不过进入2010年后慧慈就从荧幕上消失了,据说她到台湾“立法院”应征服务生还惊动了王金平,但目前因为学历低而找不到工作。几次传出她要重出江湖,但不了了之。

点评:慧慈的确红得让人莫名其妙。怪诞的言行常常导致录影现场失控。她把沈玉琳当贵人,但不愿意让他当经纪人,说明她其实是一个很精明的人。想靠自己的力量谋生本没有错,但光靠暴露伤口博取嘲笑很难长久。毕竟观众更想看的是一个戏子,而不是一个疯子。

哗众取宠型“疯狂教师”Tony陈

爆红程度:★★★生命周期:时断时续

Tony陈拥有双科硕士的高学历,说话爱加英文,娘娘腔,自我感觉良好。2001年他曾以极其夸张的行径向吕秀莲公开示爱,惊动媒体甚至警界。原本因特殊的言行举止而成为补教界话题人物,而后走红综艺界。2004年和沈玉琳签订经纪合约,成为旗下相当有知名度的“学者艺人”。独特的英语教学模式经常受到综艺模仿节目模仿,但由于同时还有补教界的事业,Tony陈每次在荧幕上停留的时间都不久。2008年,Tony陈在《黄金B段班》重出江湖,却面对连串批评,还拿到“金排球(闽南语“真难笑”谐音)”奖。

点评:沈玉琳说,Tony陈一直很想当明星,在没有事先约好的情况下就跑到沈玉琳的公司。不过他的“疯狂教师”形象在补教界或许很稀奇,放到了演艺圈,却是每个演员都演得出来的,毕竟竞争激烈,光靠“做自己”是不够的。据说Tony陈个性善良,长期帮助弱势族群,既然如此,不如在属于自己的领域好好发展会更有意义。

观点

沈玉琳:话题为王怪咖必然速朽

选秀节目越来越多,有表演欲的“素人怪咖”就会借此进入娱乐圈,其中的幸运儿会一炮而红。络时代,敢秀就能红,不只台湾如此,这种情况大陆、日本乃至欧美都很常见。而他们之所以得到观众喜欢,其实是一种“审丑”的优越感在作怪。以前我们喜欢仰视偶像,他们是很梦幻、很完美的,与现实有距离感。而怪咖不需要,我们很激动地跟人八卦他们的奇形怪状时,潜意识是在表达“他跟我不同,不是个正常人”。

怪咖之所以不会成为“常青树”,是因为相对“审美”,“审丑”仍然不是主流的精神需求。吃东西偶尔重口味,会觉得够味很爽,但吃多了就味蕾麻木、食不知味。偶尔有个怪咖出来,大家觉得很新鲜很有趣很刺激。但是如果同个话题说一百遍一千遍,你就会因话题而死。怪咖的生命只有几个月到一年半载,这是注定的。

跟传统的偶像明星比较,怪咖走红是无章可循的。夸张的造型、可笑的语言被媒体炒来炒去,但是之后呢,他们会无以为继。许纯美这样的甚至不能算艺人,只能算名人。而“名声”这种东西就像泡沫,风一吹就散去了,很难再聚得起来。

宝鸡哪家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吕梁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昆明专科医院治性病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