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怒剑龙吟百五十八章暗影魔触

2020-01-29 04:07: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百五十八章 暗影魔触

由于地牢里的光线比较昏暗,而且风韧一开始就认为跟随着风恒的基本上是苍宇教的一位首领级别的人物,他也认不,所以根本没去留意。哪曾想到,眼前的壮汉竟然是久别多日的虎旷。

虎旷打量了几分风韧,憨笑地问道:“这个小哥,我们见过吗?”

风韧突然想起来,那天夜里自己是用连在黑袍上的头罩遮住了面容,而且还刻意改变了原本的声音,虎旷确实是不识得他的真实面目。

“九月十三晚上,我们交过手。后来还多亏你的帮助,我才能够脱身的。”风韧一边说着,一边幻化出炙魂剑比划了一下。虽然和当初所使用的灼炎剑差了不少,但是还是比较相似的。

虎旷惊叫道:“什么!那人是你?可是?那天夜里你表现出来的实力,不止现在的这点波动?那么说,这个小姑娘就是那晚的那位女孩了?真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风韧笑道:“那晚借用了外力,现在才是我真正的实力。总之,那次多谢了。只是不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待会再解释吧。先干正事要紧。”风恒可不打算让这群人在这种地方叙旧,连忙制止住。目前的首要任务,可是要继续审讯眼前的犯人。

虎旷和风韧一起点头赞同,而兰瑾依旧是呆在角落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后问你一遍,是自己交代还是想尝尝我苍宇教的一百零八种酷刑,到时候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想好了。”

风恒发出了后通牒。

那人盯着风恒说道:“尽管动刑吧!爷爷我要是哼一声,就是狗娘养的!不过,能够让堂堂的苍宇教之主亲自审问,也算没白来这一趟!”

风恒冷哼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你见识一下吧。我苍宇教的地牢之中,关押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恶贯满盈、穷凶极恶之徒,二是我苍宇教的仇敌。对于这两种人,我从来不会有丝毫的手软。苍宇教的大刑合计一百零八种,分为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这些年来,能够挺过天罡之数的寥寥几。”

“哦?那么我看他也算得上个硬汉了,就直接从第三十七种开始吧。”风韧突然插嘴,脸上有些少见的坏笑与狰狞。

风恒没有直接表态,而是接着说道:“曾经,有一位也有些名望之人得罪了我苍宇教,被我亲自擒住,先后总共抗下了四十九种刑罚。我念其够有骨气的,后还是让他走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没出半年,那人还是死了。不是旧伤复发,而是这半年中夜夜都要忍受噩梦的煎熬,后精神涣散,自我了断了。”

被囚禁之人冷笑道:“不用多说了,心理攻势对我是没用的,直接上刑吧!”

“嘴硬是吗?”风韧突然暴起,连续三拳击在那人胸口,速度迅捷。

嘭!嘭!嘭!

拳上一股劲力反震回来,风韧吃痛,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脸上有些难看。他没想到眼前之人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能力反抗自己,而且似乎自己的内息还是有些紊乱,没能够彻底恢复。

风恒一把按住风韧的肩头,突然脸色微变。

“你又擅自动用了体内的暗属性?我不是说过不能用吗!除非,你的实力达到了界级!”风恒瞬间就感觉到了风韧体内的变化,很是恼火。不过他还是保持了冷静,选择很警惕地使用传音的功夫和风韧诉说着,旁人根本听不见。

风韧低声说道:“我也不想,可是那时别选择。”

风恒继续传音说道:“也罢,你迟早也面对的。既然如此,我就接着这个机会教你一手吧z暗的力量究竟要怎么使用!看仔细点,我只演示一遍。”

说罢,风恒示意虎旷和兰瑾往外边退一点,然后走到犯人跟前,他的双眼中一抹深邃的漆黑掠过。而那人在看到这个景象后,突然间脸色呆滞了一些。

一股冰冷的气息自风恒身上扬起,地牢中原先本身就昏暗的光线似乎在此刻加阴森。站在风恒身后的三人发现,他背上的衣袍风自鼓,似乎有什么活物在里面折腾着,疯狂向外窜出。

转瞬之间,两道黑芒从风恒背后冒出,弯在半空中悬浮着。那两道黑色利芒有些虚幻的表面如液体般流动,看上去十分诡异。从远处观望,倒是有些像多出来的一对手臂,就是有些纤细了点。不过,又好像跟蜘蛛的足部很是相似,就是数量上少了些。

“这是我用暗属性之力凝出的触手,我称之为暗影魔触。今天算你走运,能够尝试一下这个不属于苍宇教一百零八种刑罚之列,但是丝毫不逊色,而且还是由我这位掌教亲自动手的处刑。”

风恒冷冷诉说的同时,两只暗影触手锋利的顶端直接扎入了那名犯人的双肩,没有丝毫的阻碍。而随着触手入体,那人浑身一阵抽搐,特别是创口处,肌肉搅成一团。两团黑雾从创口处在那人的经脉中开始弥漫,逐渐蔓延到胸膛和双臂中,还有着遍布浑身的趋势。

随着黑雾在体内蔓延,那人身上抽搐得加厉害,泛起阵阵痉挛。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两条触手给吸收,导致那人身上的血肉渐渐萎缩,迅速枯瘦了大半,形如枯槁,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年。

看到这个景象,兰瑾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了脸,不忍继续看下去。就连虎旷也有写得反胃。不过风韧倒是若其事,饶有兴趣地还走进了一步仔细察看着。

“我抽了你五成精血,以你的修为,距离致命还有些差距,不过也差不多了。现在肯开口的话,我可以就此住手。”风恒停下了动作,冷眼望向身前之人。

那人咳嗽了几声,有气力地说道:“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濒临身体的极限负荷了吧?就算你现在放了我,恐怕我的后半生也只能是一个废人了,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干脆给个痛的吧!堂堂苍宇教之主,竟然用着等手段!”

风恒摇了摇头,低声对身后之人说道:“闭上眼睛。”

兰瑾和虎旷立刻照做。而且可能是心理有些害怕,就算合上了双眼,兰瑾还是背过了身去。

至于风韧,则动于衷,他根本不想错过些什么。

叹了一口气,风恒加大了抽取力度,两只漆黑的触手上暗光大作。在他身前,犯人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原本壮硕的身躯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骇人的干尸,生机。

“这就完了?”风韧有些诧异。

“对,完了。”风恒收回触手,身体恢复了原样,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而他转身的同时衣袖一挥,那具干尸化为真正粉尘消散,只剩下空挂着铁链的十字架孤单耸立着,似乎从一开始就是闲置的一般。

风韧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好像,什么都还没问吧?就算是为了给我演示,也不至于动作这么,而且还放弃了一个难得的讯问的机会?”

听到了两人的交谈声,知道已经结束的兰瑾和虎旷睁开了双眼,然后他们两愣在了当场。空空的十字架上什么也没有留下,这让二人很是诧异。

不过,没人和他们两解释事情的经过,风恒继续对风韧说道:“我吸取的是他体内的精血,不过还顺带了些别的东西,比如说残缺的一点记忆碎片。稍微梳理一下,应该会有我想要的东西的。这种人,我见得也不少了。也许,这样得来的,还要比正常审讯得到的多一点。”

“这……这也可以?”风韧语。

“对,当然可以。想不想学?”

“废话,教我!”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

“……”

风恒示意了虎旷和兰瑾一眼,他们两人识趣地退到了牢笼外边,就这虎旷是如何加入苍宇教的事情交流了起来。由于对方算得上自己的救命恩人,一向很排外的兰瑾倒也是能够和他谈得来,没有什么抵触。

而在牢笼内,风恒将暗影魔触的一些要点细细讲解了一番。末了,他问道:“听懂了多少?”

风韧一脸疑惑地回道:“不足五成。”

“很好,就这样吧。”

“啊?为什么?”风韧有些不解。

风恒解释道:“你应该看得出来,这项功法可以轻易吸干一个人的精血,而且甚至可以获取他的一小部分记忆。这在世人眼中,可算得上的邪功了。本身,暗属性就受到不少人的偏见,何况这等招数。”

“武学何来善恶之说,一切不过都是由人心决定的。”风韧淡淡说道。

“可是某些人并不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这样的功法你一旦用多了,长期目睹他人惨死之状,难道心性还能保持平和不变得暴戾?所以,你知道个大概就差不多了。等到你真正能够使用暗属性之时,应该也可以勉强动用一下这个功法。”

风韧有些失望:“搞了半天,到头来竟是一所获……”

“究竟收获如何,到时候你自会知晓。”风恒神秘一笑。楔子已经如期打下,发展成什么样子,就看风韧之后的造化了。

“今夜挺晚了,你和兰瑾级暂且住下吧。你的房间,一直留着呢!她的,也是。”

说罢,风恒的身影瞬间消失,留下目瞪口呆的风韧愣在原地。

牢笼外,已经和虎旷聊完,得知了事情经过的兰瑾正在等待着风韧的出来。看到他走出牢门时沉思的样子,兰瑾不禁轻声问道:“在想些什么呢?”

风韧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很晚了,该去睡了。”

兰瑾和风韧并肩走在过道上,一路语。直到重回到苍宇教的地下都市后,兰瑾望着根本没有星星的“夜空”说道:“好久,没有在这里过夜了。”

风韧笑道:“偶尔回味一下,也不错。希望,你的偏见能够放下。”

兰瑾摇摇头道:“当年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们的!倒是你,是不是待会又要不自觉地溜到晓璇的房间里去呢?”

风韧面色微红,急忙辩解道:“怎么可能,我避她还来不及呢!”

“那么,晚安吧。”兰瑾幽幽离去。

而在两人远方的一处屋顶上,一道身影一晃而逝。猩红色的大氅和玉色镰刀,在暗夜中格外显眼……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山东省胸科医院
扶沟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甘肃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西安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