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区块穿行 卷,西行西行,运有荣枯,道有舒屈 第四章,江湖险恶

2020-02-15 16:5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区块穿行 卷,西行西行,运有荣枯,道有舒屈 第四章,江湖险恶

意识的黑暗中,唐棠仿佛置身在无限的漩涡中,每一次的扭曲都是一次极爽的爆发,每一次爆发,感觉自身仿佛又更渺小了一点,突然,像是到了漩涡的奇点,一阵巨大的撕扯分离的剧痛,将唐棠从极爽的,直接打入残酷的地狱。

唐棠痛得睁开了眼,还是一片黑暗,心湖间似乎有人低语到,“看在你家主人面子上,今次饶你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能忍住活下来,便是一场造化,如果不能,那就留在这里,陪我吧,哈哈哈哈哈……”

短暂的清醒后,极爽与极痛的撕扯再次裹挟了唐棠的意识,唐棠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境地,出入江湖,肯定是误闯了某个大妖或者邪物的禁地,如不是自己身上还有两块身份牌罩着,可能自己这会已经成渣了,早已又入了轮回

那极痛的撕扯和次吃下养魂丹回溯自身灵识来源之苦,不过而已。当下,唐棠镇定部分心神,病急乱投医,挨个儿试着运起各个功法,那修神的道诀那以为力,一运功,便被这磨盘撕扯开了,反而那修身的佛法,更有效果,在这意识极与极的磨盘中,道诀被撕扯开的碎片,与那佛法朦胧的凝练的轮廓渐渐合一,一尊身上有点点星辰的莲花座身似要在这混沌中开辟而出

“妖道佛同修的小妖?”黑暗似乎有了一丝明快的波动,“真是个有意思的灵魂”

那莲花座身正要稳固成型时,唐棠似乎看到有一只芊芊玉手,与这黑暗,与这混沌完全不符的手,戳了进来,本以稳固的意识,被这手指吸引了过去,莫名的觉得这是全三界美丽的手。手指轻轻的敲了一下唐棠的莲花座身,紧接着,那莲花座身突然极速膨胀,撑开了混沌磨盘,但又在磨盘反击的吸撤力下,瞬间坍塌收缩,收归虚无。这片虚无中,似有破壳声传出,一点光伴着一点悠悠的火出现在了唐棠的意识中,磨盘也不在了,但唐棠却脱力再次陷入了昏迷

不知过了久,唐棠惊坐起来,发现自己在一间房子内,无比虚弱,内视觉得很正常,但又觉得有问题,却又看不出来。突然惊觉,自己小了很多,从原来4米左右的体型,缩到了2米左右,成为了一个mini牛,骨骼皮肉经络都随着缩小了,怪不得刚才内视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原来是自己整体缩小了。而且自己原来充满灵韵的皮肉暗淡无光。

心湖间的一缕小火提示着唐棠,这一切不是梦,自己应该是撞进了某个邪修的巢穴,可惜没有书生与靓丽女鬼的爱情故事。就在一片黑暗中,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是个男邪修。。。。唐棠一阵哆嗦,想把这个恐怖的想法压下去。突然间,从灵魂从骨头里发出的不再是恶寒,而是一阵撕裂的疼痛,唐棠无言的抽搐着,想晕却晕不过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窗外时间变化,像走马灯一样的运起功法一周天一周天的抵抗着。。。

整整一个小周天过后,唐棠那像是尸僵般的手指终于能挪动一下了,张开的嘴巴已经定型,合不上去,终于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那疼痛总算褪去了,唐棠像是被拉坏的皮筋,保持着扭曲的姿势,直挺挺的又晕了过去

再次苏醒时,唐棠发现自己躺在木板床上,看上去应该是换了一个地方,窗口透进来灯火酒绿和莺歌笑语,但唐棠不敢动,也不敢动念,担心一开门又是万丈深想,一动念又是千刀万剐,唐棠索性闭上眼睛,继续运行功法。一运功就发现不对了,原先暗淡的血肉现在充满了像是要爆炸般的灵气,灵气的吸收运行速度更快了,而那不知名的心灵之火看上去又大了一下,再凝神一看,自己又缩小了,缩小到不足一米了,可能只有半米了,

虽然妖城有规定,不能在城内随意显现各自真身,一般的大身板的妖精也不会在城外随意显示真身,盖因真身太过高大,就像给了一个靶子给天庭去轰击,所以妖族都有意识的保持在了5米左右的高度。即使那老鼠成精的鼠千秋,也在4米多。而作为一头高大威猛的牛修,现在却是一个minimini小牛了,在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折磨后,唐棠没有任何想反抗的心情,认命般的翻了个身,希望一觉睡醒,一切皆是梦,一切皆是虚无

但似乎就是跟唐棠过不去,门吱啦一下被拉开,伴随着河东狮吼,是真女性狮妖,一爪子把唐棠拎了起来,“你这龟牛子,还睡,还不感觉给老娘站门去,好好招呼客人”。不等唐棠弄清楚状况,便被丢到了门栏外,抬头,如天魔飞舞的三个大字,般若寺

唐棠瞬时牛毛炸裂,极乐般若,郢都十大禁地之一,比郢都的历史更久,有传言这十个禁地便是十个阵眼,来镇压这座人妖边界之城。其中极乐般若为神秘,有的妖是主动过来寻欢,有的妖是不小心经过看到了这天魔舞的牌匾变失了心神。没有钱的妖误入此地,少则要被吸取百年修行,更多的是尸骨全无。有钱的妖可以用等价的资源来抵消这修行的损耗,但所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妖都不知道在这里面究竟有的是什么,只觉得爽,但是怎么爽的都不知道。

纵使唐棠的心理已经被锤炼的波澜不惊,但在这万年传说的禁地面前,还是不够一壶喝的。

正当唐棠还在蒙圈时,一位玉面白凤靠近了过来,“敢问兄台,你是在般若寺里做……龟公吗?”他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怀疑,几万年了,这还是次有般若寺里面的东西走出来,一只超级小的牛妖,穿着一身典型的龟公的装扮,面颊上印着般若寺的标志——兰花,怎么看,怎么想,都觉着别扭,但这事实又摆在眼前,不容置喙。

唐棠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装扮,还真是个龟,想答话,却不知从何答起,他自己也还没能想明白,这万年的神秘禁地,为何他知晓了其中的内容,为何自己又成为了这神秘中的内容。

不想那玉面白凤帮唐棠解答了这个疑问,“原先听家族长辈说过,这禁地里面与外面无异,只是有个阵法压制隔绝了所有进入妖的一切感知,独留快感。现在想来应该是不错了。”那白凤很兴奋的追问到,“龟牛兄,你是否能够和小弟描述一下里面具体是什么样的,里面是女妖还是男妖啊”还不等他话说完,他便被这门直接吸了进去,没有任何反抗,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在这同时,一股惊天的妖压瞬间而至,但落在这门前时消散的干干净净,一只和刚才被吸进去长相差不多的白凤出现在门前。只见他诚恳的拜道:“白凤族族长,白千化向前辈请罪,犬子疏于管教,一时疏忽犯了前辈的忌,还请前辈高抬贵手,饶犬子一命。”

这么一说,唐棠顿时知道这一周的无妄之灾是怎么来的了,应当是自己犯了同样的忌,一想到那惨绝的痛苦和自己再被缩小的身板,赶紧眼观鼻鼻观心。

白千化见门内没反应,从身上拿出一跟黑羽,递送到唐棠手中,“还请龟……鬼牛小弟,代我送一下这份歉礼给前辈,请前辈饶犬子一命,白凤族族长血脉,到这一代只剩这单传了,还请前辈看在白凤族先祖的份上,能饶了犬子”。说罢,白千化对着唐棠也深深的一辑。

唐棠赶紧回礼,下意识的拿着那根黑羽往门前踱去,脚抬起了半边,却又不敢真正迈过去,回头看了白千化一眼,那儒雅中透露着一股杀气,门前万丈深渊

,门后也不是善茬,唐棠一时僵直在门口。

可能是之前连续两次的缩骨之痛还未缓去,一出来又经受这样的大场面,大冲击,饶是唐棠是头铁骨铮铮的牛妖也抗不住了,牛眼一白,垂头向门内栽去,却没有触碰到地面的感觉,又进入了那无限下坠,无限万花筒的空间,不过这次并不是唐棠在那万花筒中间被碾磨,唐棠而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色,看着那黑色羽毛,在碾磨中渐渐变白,直至万丈光芒充斥着这妖异的空间,不待唐棠看清楚这空间的模样,便被闪了出来,重新回到了门口,手上还拎着像落水了的鸡一般的白凤族下一任族长。

唐棠眼睛一花,手中的少族长已经躺在了白千化的怀中,白千华眼神中透出狂喜的眼神,再次拜谢到,“感谢前辈大恩大德,前辈以德报怨,不仅饶过了犬子,还送了犬子这么大一场造化,多谢前辈,我们白凤族定当定期给前辈上贡”。说罢,白千华同那少族长就消失在了原地。

但因为刚才白千华的出现,这般若寺旁周围已经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妖精,及神识。经白千华这么一说,所有妖都关注到了这万年间出现的位般若寺代言人,鬼牛公唐棠。

唐棠想过自己默默无名的过完这一生,想过自己突逢天材地宝,绝世神功打遍天下手,轰轰烈烈的一生,但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一个方式登上这世界的舞台,以这样一个身份吸引到全世界的目光。相信今晚之后,鬼牛公唐棠之名将传遍三界,所有势力,所有人妖都将对唐棠的登场保持着警惕观望的态度。而更惨的是,唐棠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身份能干什么。就这么歪的一顶大帽子扣了上来,真是江湖险恶,吃人不吐骨头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