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北京尚批量起诉银川百余吧侵权引质疑

2018-11-05 22:05:26

“北京尚”批量起诉银川百余吧侵权引质疑

“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星海吧的负责人靳娟却在两年内,因同样的官司被北京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2009年,靳娟经营的星海吧因有偿播放《见龙卸甲》,被北京尚起诉到法院。后来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达成了由吧赔偿3000元的调解协议。靳娟告诉《法制》,自上次惹上官司后,她也和其他正规的路影视作品代理商签订了有偿使用合同,以为不会再发生侵权行为。但没想到,北京尚这次又把她的吧起诉了。起诉的内容还是发生在2009年的侵权行为,不过这次涉案的影视作品变成了《蝴蝶飞》、《婚礼2008》、《闯关东》等,索赔总额达2.8万元。  据了解,北京尚今年起诉的首批吧有13家,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本想像2009年那样,促使双方能达成调解协议,但由于原被告双方分歧很大,银川市中院从6月15日至17日,连续审理了这一系列案件。  银川百余家吧陷“侵权门”  2009年12月,北京尚起诉银川24家吧未经其许可,擅自播放该公司所有的影视作品,侵犯其着作财产权,获得法院支持,其中调解22案,判决2案。今年以来,北京尚起诉银川吧侵犯着作权案,已经开庭6件,等待开庭审理7件,法院正在受理17件,尚有93件准备起诉,总计123件。  在今年批起诉的13家吧中,标的为14.16万元,小标的为2.8万元,总标的达到87万余元。其索赔计算标准是:电影每部6000元,电视剧每集500元,外加诉讼中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据悉,这个标准是有过先例的,2009年,北京尚首批向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后,法院的判决书和调解书所确定的赔偿标准为,判决的吧赔偿6000元,调解的吧赔偿3000元。  北京尚批量诉讼引争议  2009年11月26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北京尚诉银川市兴庆区(北)金马利电玩吧、林培清侵犯着作财产权纠纷一案中,法院认定,金马利电玩吧将电影作品《见龙卸甲》通过信息络向社会公众提供有偿播放服务,从中获取经济利益,侵犯了北京尚对该电影作品享有的信息络传播权,应依法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遂判决:被告金马利电玩吧立即停止在其经营的吧播放《见龙卸甲》的侵权行为,赔偿原告北京尚经济损失和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费用6000元。  “现在看来,当时北京尚向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只是一个‘敲门砖’,其目的就是等法院确定赔偿标准,作为后续起诉的参考标准。”此次13个被告之一的银川市兴庆区星海吧经营者靳娟说。  2009年,靳娟经营的星海吧曾被北京尚起诉到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那时,涉案影视作品是《见龙卸甲》。后来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达成了由吧赔偿3000元的调解协议。靳娟说,她以为那次起诉后,不会再有官司了,而且她也和其他正规的路影视作品代理商签订了有偿使用合同,不会再发生侵权行为。但没想到,北京尚这次又把她的吧起诉了。不过这次涉案的是《蝴蝶飞》、《婚礼2008》、《闯关东》等影视剧,索赔总额达2.8万元。  靳娟说:“我已经停止侵权,不再未经许可使用这些影视作品,怎么还会惹上官司?这那是在维权啊,简直是在利用吧的一次有错行为发财。”  对此说法,北京尚的诉讼代理人表示,诉讼是一个法人的权利,只要任何个人或者单位侵犯了他人的合法权利,受害方都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从取证情况看,此次被起诉的银川百余家吧确实已经侵犯了原告北京尚着作财产权中的信息络传播权。就吧的侵权行为,北京尚有权提起诉讼,只要有证据,就一定会获得法院支持。尽管此次起诉是2009年取证的,但是还在两年的诉讼时效中,且法律也不禁止这种诉讼行为。  本报银川6月16日电    案外人语  应该看到,作为享有络影视作品着作权的北京尚提起诉讼,有其积极的价值和意义。但此案中,在吧行业已经对侵权行为的法律后果有了充分的集体觉悟,已停止了侵权行为时,北京尚再进行“批量诉讼”,以谋求实现自己的诉讼经济价值——作为企业组织,以追求利益为目标,无可厚非。但在法律之外,还应该尽可能考虑到经济价值以外的价值,比如诉讼的社会成本问题。大规模的诉讼且诉讼标的额均不大,会给审判资源本来拮据的法院以及社会都会产生成本压力。如果着作权人以宽宥之心看待吧行业曾经有过的没有着作权意识的普遍时代,可能更能彰显一个企业应有的社会。  宁夏律师邹俭伟表示,这批“批量诉讼案”,应当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以和解的方式化解纠纷。全民包括社会组织,都应该有低碳社会生活意识。在法律活动中,更应为构筑“低碳司法”付出一己所能。  本报申东  本报通讯员张怀民

硅藻泥电视墙效果图
模温机
石地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