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球迷承办国足第2战再获成功欲打造以球养球

2019-07-16 12:4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球迷承办国足第2战再获成功 欲打造以球养球模式

p>  中国和巴勒斯坦国家队昨晚踢成0比0,这场在湖南郴州的热身赛相当引人关注。这不仅是“佩家军”征战明年亚洲杯前的练兵,也是国足官方球迷团体“中国红·龙之队”竖旗后的首度亮相。更重要的是,这竟是史上又一次由草根球迷出面承办的国足热身赛。

形式之变:散客到团体

昨晚的热身赛,一群身穿统一红色T恤的球迷,用整齐划一的助威动作、不遗余力的激情呐喊,成为中国国家队的坚强后盾。这是个以中国各级国字号球队为主队的球迷组织,名叫“中国红·龙之队”球迷会,由全国各省市的球迷会组合而成。

据悉,属于中国国字号的个球迷会得以正式成立,得到中国足协下属福特宝公司的支持。福特宝公司媒介部经理付强认为,“过去国足比赛时,各地的球迷虽然助威,但各自为政,打的也是地方球迷协会的旗号。所以我们就想,中国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个国家队层面的球迷组织?”

中国国家队助威者的参与形式,从过去粗放型的“散客”,悄然升级至相对精细化的“团体”,这本身是一种进步。相比近邻日本、韩国专业统一的球迷团体,“中国红”虽刚起步,但明年他们有望和日、韩球迷在澳大利亚的亚洲杯赛场直接对话,值得期待。

中国国家队也有了自己的球迷会,其实借鉴了中超俱乐部的球迷团体组织形式。1999年国奥队在上海踢比赛,2万名中国主队的“散客”球迷,竟然无法压倒200名远道而来的韩国“红魔”球迷,他们穿戴一致、训练有素、气势十足的助威方式,让一批“落败”的沪上球迷深受刺激。之后,“上海蓝魔”破茧而出,成为全国早专业的球迷团体。

模式之变:兴趣到生意

作为江苏吴江盛泽球迷协会的名誉会长,外号乔老爷的乔钧,近几个月一直在跟着“中国红”球迷会到处跑,国足的比赛在那里,他就飞到那里加油助威。他说:“说白了,我们是真的喜欢!”

乔钧曾告诉,当一个铁杆球迷的开销,其实不小,“过去十多年,我们球迷会花在看球上的费用,起码超过了150万元。好在,盛泽丝绸企业多,私营企业主多,球迷也多,经费上还能接受。至于现在国家队的球迷会,开销肯定要更大了!”

既然看球要贴钱,中国红球迷协会,竟然想到了一个点子:通过承办中国国家队的热身赛,谋求以球养球的盈利模式。11月14日,国足在江西南昌1比1战平新西兰的比赛,创造了中国足球的历史:一批深爱足球的草根球迷,一共花费220万元,竟成功举办了国足的一场热身赛,央视五套也进行直播。由于缺乏经验,赛场出现大量假票,主办方损失了几十万元,但票房依旧基本做到收支平衡。昨晚的热身赛,应该说也很成功。

根据乔钧介绍,中国红球迷会确实在尝试以球养球的运作模式,这在深圳已有成功先例。“中国红”会长简满根,此前是深圳球迷会会长,他颇有点传奇色彩。从当年一名拾荒匠,随后在深圳早做清洁和礼仪公司,然后注册“深圳市球迷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甚至还承包赛事并获得盈利,他闯出一条以球养球的经营之路。这也是福特宝敢把热身赛交给草根球迷去办的重要原因。

从兴趣到生意,在上海也有成功的先例。“蓝魔”在申花球迷中,拥有不错的影响力,会员人数也众多。在2010和2011年,他们索性承包了俱乐部的票务,据悉一年的利润在80万元左右。显然,只要运作得好,球迷团体也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管理之变:外包到自营

国足、俱乐部和专业球迷团体之间,表面来看是鱼和水般密切,但从经济属性来看,是服务外包的关系。专业球迷团体人数众多、助威专业,气势磅礴、欢呼雀跃,有别于端坐在看台上的普通观众,更能营造气氛,具有组织优势。一旦他们介入赛事或票房,能绕开中间环节,直接和用户对接,做到利润的化。由此,不少俱乐部都会通过年度补贴或票价优惠的办法,对球迷团体进行扶植发展。球迷团体则在低廉票价的基础上,适当加价提供给球迷会成员,获得必要的招募、远征或聚餐等费用。

服装整齐、道具齐备、自称死忠、仇视客队等,国内球迷团体的特征,也是国际足坛普遍的极端球迷(Ultras)文化现象。曾在《青年报》担任体育的彭敏熠,如今在意大利求学,作为AC米兰的忠实球迷,他也购买了两个赛季的套票,体验到极端球迷的做派:“圣西罗的南看台就是着名的Ultras球迷组织,他们在南看台的二层,是的死忠。为了体现自己的存在感,他们全场比赛都不会坐下,一直在跳在唱。”

事实上,球迷团体的一家独大,对于俱乐部的健康发展并非好事。前中远总经理王国林曾告诉,当年俱乐部激进发展,通过给球迷团体支付费用来壮大声势,但没有感情基础的球迷,只会和俱乐部“谈价钱”,“甚至威胁俱乐部,不给钱我就不助威。”

在世界足坛,球迷团体并非整座球场的主流,这和国内球场看台形成鲜明反差。小彭告诉,圣西罗南看台的铁杆球迷数量在7000人左右,仅占球场容量的十分之一,更多还是购买套票、坐着看球的散客球迷,“俱乐部对南看台组织也有扶植,但不会给现金,比如他们去看青年队的比赛,可以免费入场。”

球迷组织毕竟只是球迷团体的“分子”,培育球迷市场关键是推行球迷文化,需要做大做强包括散客在内的整个球迷市场这个“分母”。如果只是被球迷团体的声势统一表象迷惑,无限制扶植和发展这个“分子”,就显得本末倒置了。现阶段球迷服务“外包”的做法固然值得肯定,但从接轨国际的角度看,俱乐部或国足管理者不能只当甩手掌柜,未来要过问甚至“自营”球迷文化。

广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南昌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新疆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功能性消化不良调理
分享到: